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蔚冈 > 为什么快递可以提价,而火车票却不涨价?

为什么快递可以提价,而火车票却不涨价?

尽管多年前交通运输部门的不涨价表态已经成为定论,但是每到年关之际,网络和媒体上还是时不时可以见到相关讨论。涨价的支持者认为,只有涨价,才能缓解客流,解决买票难问题;而在反涨派认为,春节回家过年是天经地义,为何要在农民工回家过年之际让这部分弱势群体多支出现金,政府于心何忍?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虽然客运已经宣布不再涨价,但今年的涨价讨论却多了一个主角,那就是货运——也就是快递涨价了。与往年到年关就拒收货件不同,今年不少公司承诺全年无休,但宣布在特定时期的快件将会多收费用。比如说顺丰快递宣布从春节至年初六,每件快递额外加收10元钱。
有趣的事,针对快递公司涨价这件事,公众对此似乎没有非议,甚至表示了理解:快递员在大家合家团聚之时还要坚持岗位收发快件,多收一点钱也无可厚非。更为重要的是,普通人在大年三十加班都要支付加班工资,他们多收十元快递费又如何?有趣的是,无论是春运涨价派还是反涨派,对于快递涨价这一点都表示了惊人的一致。
问题就来了,同样属于交通运输业,为什么大家可以理解货运涨价却对客运涨价颇有意见?无论是货运还是客运,运输归根结底都是要依赖于人的工作,既然同样是人,那都会遇到一个在节日期间坚守岗位问题:为什么大家对快递员坚守岗位表示理解,却无法理解铁路和公路司乘人员的辛劳?凡是有过异地求学经历的人员,尤其是搭乘长途普通列车的人大都能体会到春运期间的艰难:人挤人,车厢里弥漫着汗臭和方便面的味道,人在车厢里很难自由移动,甚至连上厕所都成问题。尽管我现在已经不需要搭乘这样的火车,但是每当想起那时异地求学时的经历,还是有点后怕。
不过与乘务员的辛劳相比,乘客的辛苦可能是小巫见大巫。在这么拥挤的人群中,列车乘务员还是要给旅客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更重要的是,平时属于做一休一的工作时间表,在春运期间就会变成满负荷工作而无法获得正常休息。列车送走了一班又一班的旅客,他们却只能在工作岗位上度过节日。每到春运时节,如果关注媒体,我们经常可以见到类似报道。
既然他们这么辛苦,为什么公众却不愿意春运涨价来支付他们在此期间的额外付出?普通行业的从业者,在节假日上班可以获得高达三倍的加班工资,客运行业的从业者也有理由获得这部分收入。既然从业者的支出增加了,公司通过涨价来消化相关成本似乎也是天经地义。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反对春运涨价呢?
一个可能的理由是春运涨价涉及的时间太长,因此公众无法忍受这么长时间的涨价。与快递公司将近一周时间的涨价不同的是,春运期间涨价时间一般长达四十天,在这四十天中,既有客运和平时持平的时节,也有异常繁忙的旅客运送高峰,只是因为春运的名义,所有时间的价格都涨上20%,这对旅客来说可能是很不公平的。也正是如此,很多人认为以往的春运只不过是给道路运输企业一个涨价的名义,而不是像很多涨价支持者所说的那样可以分流乘客——是的,在多达四十天的时间里都是上涨了20%,你让这些乘客到哪里选择时间回家过年?难道是像韩式语录说的那样:“各位观众,您好!中秋节刚刚过,我给大家拜个晚年?”
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可供乘客选择的余地太少。与货运市场存在多家竞争对手不同,中国的客运市场则几乎是垄断的。铁路市场只存在中国铁路总公司一家,别无分号;公路客运市场也几乎是垄断的,每个地区都只有一家长途客运公司。当交通运输部门宣布春运涨价时,这意味着所有乘客没有了其他选择。而货运市场完全不同,市场上存在着几十家快递公司,它们提供着各种不同的服务:当有公司选择涨价,也有公司也选择维持价格不变,比如说韵达快递相关人士则表示,由于春节期间快递量不大,所以网点的价格应该不会调整。假设货运市场只剩下中国邮政一家,估计公众也会对快递费上涨持否定态度。
而航空市场的定价机制则提供了另外一个视角:尽管在春运时期航空市场热门线路的票价会是全价,但消费者并不会因此而有意见,因为航空市场有足够多的竞争者,能够提供各种不同的服务,而且定价充分考虑了供需关系:节前的返乡航线往往是全价,但是非返乡线路的价格则是低至两三折,而节后的票价则完全反过来。由于航空票价的差异化,现在不少城市已经出现了进城一代邀请家里人到城市过年的现象,因为到城里过年的票价低得让人无法拒绝。但是公路和铁路的定价则完全不考虑这个差别,一股脑儿的涨价实际上也无法起到分散客流的作用。
由上可知,通过精巧的价格机制设计,涨价确实可以起到如涨价党人所说的缓解客流的作用,这个现象我们已经在航空市场上发现。但问题在于,政府主导一刀切的春运涨价除了乘客多支出成本外,无法实现以上任何一个目标,让我们想象下假设航空公司像不能自主定价,春运期间一律全价,那么市场上还会出现接父母到城里过年这一景象?
假设火车和公路也能按照航空市场那般定价,那么春运市场节前节后单边流动的现象就会大大缓解,客运公司的收入也会大为改善。从这个意义而言,我并不反对涨价,只是在对政府主导的和统一定价的客运市场提出异议,因为它们扼制了个人的选择自由,同时也无法达成涨价党人所说的愿景。航空市场和快递公司涨价的经验告诉我们,涨价要有效的前提要件是市场有多个竞争主体,价格由竞争主体决定。
本文首发于腾讯大家。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