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蔚冈 > 郑州红码:暴露了什么样的潜规则?

郑州红码:暴露了什么样的潜规则?

本文首发于百度百家号。

 

 

大约在N年前,我在微博上看到一段离奇的经历。

 

一位在上海工作的哥们在18年的时候有笔钱在p2p爆雷,他到上海经侦报了个警,在门口填了个表,递了个资料。钱没要回来,最后却让自己的出行遭遇了很多不便。

 

不便在哪里呢?根据他的自述,以后每次到北京出差都会遇到问题,通常是只要订了去北京的票,无论出发地在哪,都会收到他老家派出所的电话,一顿盘问,去北京干嘛?住在北京做什么之类的。

 

后来他才明白,派出所是怕他到北京上访。尽管这位受害人一再向对方解释不会上访,已经做好了承担损失的准备,但他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还是不放心,一有进京行程就来电话。

这位先生的经历,让“上访”这个本来和绝大多数城市白领绝缘的词汇一下子被知晓了,原来地方政府对上访户的出行是这样控制。当我在微博上转发了这个经历后,ID为“@大大大大猫猫咪” 的网友甚至面授机宜:“之前很多长租公寓倒闭,聚众维权,大家去派出所、街道信访办登记信息,也会被盯上的。所以最好让家里的退休人员去信访。”

 

原来,地方政府是这样对访民设置出行障碍,而上访户又是这样来绕开,果然是“蛇有蛇道、狼有狼踪。”

 

 

你猜对了,今天之所以重提往事,是因为河南赋红码事件。

 

据报道,一些来自外省市的河南村镇银行(严格来说,是河南若干家村镇银行,而不是这家银行叫“河南村镇银行”的银行)的储户,到了河南以后突然健康码变红。这次事件曝光后,吸引了很多媒体的关注,也引发了大量的讨论。专家说这事事关个人信息保护,行政机关越权等问题。

 

从目前来看,几乎没有人认为河南方面的行为是合法。毫无疑问,这种行为是违法行为,但问题在于,为什么有些地方政府会这么做?

 

事实上,一些地方政府对某些人群经常会打上若干标签,使其出行不便。那位在上海投资P2P失败的男士,就是因为此而打上了风险人群的标签,因此进京会享受特殊待遇,获得来自户籍所在地派出所的问候。

 

地方政府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对于上访,尤其是进京上访严格控制。如果在网络上以“维稳”和“重点人群”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就能发现很多有趣的新闻。

比如某网站搜索排名第一的一条新闻是来自一个叫“山亭司法”的政务号,标题是“区司法局到山城司法所、冯卯司法所督导检查重点人群安保维稳工作”,在这条新闻中,有这么一段:

 

“督导组要求,在‘双节’、‘两会’、冬奥会等重要节点和关键时期,要根据省、市、区要求,严格按照法律法规落实各项监督管理措施,切实抓好重点工作落实,确保全区重点人群管理安全稳定。”

 

那么,何为“重点人群”?网上的说法是,“重点人口是指有危害国家安全或社会治安嫌疑,由公安机关重点管理的人员。重点人口管理是为了预防、发现、打击违法犯罪括动,教育、管理、挽救有违法犯罪行为的人员,维护社会治安。”根据百度知道有些网友的解释,他们主要包括如下七种人群,而“重点上访人员”赫然在列。

换句话说,针对重点上访人群的出行限制早已有之,但是河南的这次“赋红码”还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那么,河南这次赋红码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第一,健康码本来是为了防控疫情减少疾病传播风险,但是河南有关部门却是将防止疾病传播的健康码用来阻止相关人群来河南维护其合法民事权益,这让很多对相信精准防控的感到失望透顶:原来健康码会被如此滥用!将用于防止疾病传播的健康码用作维稳的工具,说是始作俑者也毫不为过。

 

第二,此前各地政府的重点人群标签往往是只限于目的地为北京的上访人群,而且仅对本地户籍使用。而这次河南的赋红码,则是对非本地户籍的储户一并使用,完全突破了很多人的心理底线,用“人在家中坐,红码天上来”形容也是毫不为过。

换句话说,这次河南的赋红码打破了一个默契,将很多只在一小部分人中知晓的潜规则给公开化了:原来政府有这种办法限制我们出行!

 

尽管此前不少地方也出过健康码的昏招,比如说在2021年10月份,黑河市爱辉区疫情形势严峻,当地政府将黑河市户籍居民的黑龙江健康码统一变更为黄码,由此招致了全网批评。即便如此,黑河市的出发点还是为了疫情防控,而不是其他,而河南省为了防止相关人群赴豫讨个说法,而将健康码变为红码,则是完全与疫情防控无关。

 

也正是如此,它才遭致了一边倒的批评,还有愤怒。

 

 

一波未平一波又来侵袭。

 

就在那些因为河南村镇银行维权而被赋红码事件还未消停之际,河南又传出来了新的赋红码事件,一批烂尾楼盘业主因为维权而被赋红码。

 

因为河南融创中原大观项目停工已经8个月有余,面临烂尾风险,业主们多次依法信访。融创大观的业主于6月9日在市信访局向信访局领导寻求帮助,并且和刘局长约好6月13日继续跟进。可是到了6月12日这一天,部分融创业主就寸步难行,因为积极跟进的业主被赋了红码!“红码显示:正在实施集中或居家隔离医学观察的入境人员。”

 

而在6月14日,一个名为“@郑州谢静” 的用户在微博上说,在她即将参加中原区法院听证的时候,她的健康码突然变黄了,因此她在微博上质疑是相关部门勾结卫健委。本来我对这个原因表示怀疑,但是看到郑州有那么多的先例,高度怀疑现在有些政府部门将健康码当成了维稳工具,这已经与其本意相差十万八千里。

而越来越多的滥用,则会引发民众的抵制,最终的结果可能是既无法防治疫情,又导致政府公信力的毁灭。

 

 

在讨论自由和安全的关系时,本杰明·富兰克林早就有过论断,“那些放弃基本自由而求得短暂安全的人,既不配有自由也无法享有安全”。这几起发生在河南的赋红码事件来看,至少在河南某些地方,健康码的实施确实是侵害了公民权利,那些想放弃出行自由而获得安全的人,确实既没有了自由也没有了安全。

 

早在健康码诞生之初,就有很多人表示担忧,怕地方政府会把健康码用于非“健康”用途。河南的案例表明,这种担忧并非是空穴来风。在防疫压倒一切的今天,健康码已经具有了限制公民权利的正当性,但是河南的这种行为,让健康码的正当性正在慢慢丧失……

 

而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很难关上了。

 



推荐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