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蔚冈 > 一位上海理发师的自白:这两个月,店门关着我收入却增加了!

一位上海理发师的自白:这两个月,店门关着我收入却增加了!

早上在业主群里看到消息,说是大门口有Tony老师在,要理发的赶紧去。看到这个消息,我马上冲下楼。是的,3个月没理发了,实在难受。

 

我看了看支付宝上的付款记录,上次理发时间是在2月9日。

 

大门口的这个理发场面实在是太有趣了。对,就是那种你在微信朋友圈里经常看到的那种:理发师和顾客隔着一个栅栏,理发师站在小区之外,顾客在小区里,然后理发师手伸进小区给人理发。

图片来自网络

 

轮到我了,给我理发的是一位30来岁的Tony,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这些业主太不行了,怎么能任由保安安排?”

 

我只能干笑几声。是啊,这样理发也太尴尬了,我和理发师之间,还是有小栅栏隔着,我在小区里,他在小区外面。

 

“这完全就是个形式嘛,为什么你们不能出来,或者让我进去?”确实,我也觉得这种理发方式挺别扭:更为关键的是,理发师很累,他要在小区门外站到一个小板凳上,否则够不着。

 

“你们这些业主啊,我不是我说你,怎么这样?保安居然把你们玩地团团转。你看边上的XX花园,保安专门开辟了一个地方给业主们理发。”Tony告诉我,就在前天,他们这个工作室在XX花园给150位顾客理了发。

 

三位理发师,平均一人50位顾客,以每位耗时10分钟计,那天他们在那边站了将近超过500分钟。尽管对理发师来说站着理发是一种职业习惯,但平时的工作环境,还有坐下的机会,那个500分钟估计是要命了。

 

Tony说,你看,现在这种理发方式回到了我们这个行业最初的模式,站着在路边理发。

图片来自网络

 

我笑了笑,是啊,你师傅的师傅的师傅的师傅估计就是这样理发,你师傅的师傅估计还想象不到这种方式。

 

“对,那时候的理发师就只有一把剪刀,后来才慢慢有了其他的工具。”

 

别人怎么知道你们开始营业了?我很好奇他们的信息传递方式。

 

“这很简单,因为我们在那边理发是露天开放式,那些在边上逛马路的,看到这有理发,就全都过来了。”

 

说的也是,前天我出门放风的时候落过XX花园,就想在那里理个发。

 

“朋友圈照片一发,人家一看就马上过来了。”

 

看起来Tony的心情不错,我小心翼翼地问一个可能会让他引发痛苦的问题:“前几天路过你们店里,发现门口还贴着封条,那你这几天都憋在家里,这几天才开始营业?”

 

但是他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

 

“我在过去两个多月里,什么都干过。我毫不夸张地说,疫情期间里我几乎做过所有职业。”

 

什么?什么都干过?这真是让我吃惊了,我问了一句,“那你开过车吗?”

 

“开过啊,包括社区里面的保供菜我都干过。有什活么,我就干什么。”

 

那相当于这两个月你的收入还没有减少,是吧?

 

“收入肯定比之前增加呀!人家在家里花钱,我们是赚钱啊。这一点一点都不瞎说,没有很夸张的说赚多少,但是我们是收入一直在增加。”

 

没想到,我真是一万个没想到。

 

“我跟你说吧,这就像乱世的时候,战争年代一样的,有的人吃香的喝辣的,有的人什么都吃不上。”

 

是啊,我看到微信朋友圈还说好多人在家里买不到东西,等着政府物资过日子。

 

“如果在战争年代,我们这种人就是生存力较强的一种。”说到这里,Tony不无得意。

 

我说,或许还能当个将军?

 

“当不当将军不好说,但是在乱世中我们能够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吧。嗯,我们知道怎么来适应当下的生活,我不会被他们关在家里出不去。”

 

我想了想问了一句,你没干过硬隔离这种事吧,就是给马路和门店装栅栏的那种事。

 

“没干,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我们不干。”虽然我看不见Tony的脸,但是我能感受到他的不屑:“这种苦力一天才挣两三百,没花头。我们要找那种能赚到钱的事。”

 

那什么是能赚钱的?

 

“可能有些人会把这说成是投机倒把!就是大家需要什么,我就提供什么。大家缺菜,我就提供菜;有人要出行,我就想办法找到车。”说到这里,Tony满脸自豪,他顿了顿,“不过,我们都是合法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挣黑心钱。”

 

时间过地很快,10分钟一会就过去。“好了,帅哥!”

 

我对Tony说声谢谢,不仅是给我理了头发,更重要的是和他交流中我获得的信息,知晓了一个群体的生存方式。

 

为了纪念这一次难得的经历,我和Tony合了个影。末了,Tony还对我说了一句:

 

“你们是业主,不能这么怂啊!”

 

Tony老师语重心长。

 



推荐 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