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蔚冈 > 深圳到底有多少人?

深圳到底有多少人?

文 | 傅蔚冈 聂日明
 
公开的统计数据显示,深圳在2015年有常住人口1137.87万,其中户籍人口354.99万。深圳是中国一线城市之一,从城区人口数量的排名,依次为北上广深,深圳常住人口位列全国第四名,恰好与一线城市的排名一致。
 
然而深圳的常住人口统计数据可能并不可靠。今年3月21日开始,深圳市开展新一轮的“禁摩限电”整治,在4月5日的新闻通气会上,深圳交警总结到,交通乱象不治理,将会影响居住生活在深圳的2000万居民的舒适、安全出行。这里提到的深圳居民人数高达2000万人,远远超过深圳公布的常住人口数据。11月10日的《南方都市报》报道,截至2015年,深圳实际管理人口已突破2000万。
 
就业人口与常住人口的比值不合理
 
2015年,深圳有1137.87万常住人口,其中15-64岁人口为946.99万人(2015年1%人口抽样调查),共有906.14万就业人员,就业人员占常住人口的79.6%,占劳动年龄人口的95.7%。劳动年龄人口几乎全都是从业人员,这似乎不太可能,深圳的就业人口规模与常住人口明显不相称。
 
《深圳统计年鉴2015》中居民家庭生活基本情况显示,2014年户均人口2.2人,其中只有1.4人是就业人员。按此计算,深圳现有的常住人口对应着724万就业人员(户均人口统计口径在2014年进行调整,如果按2013年口径计算,只有599万),而906.14万就业人员对应的是1424万常住人口(按2013年口径计算,是1721万)。
 
看一下上海的情况,2014年,上海有2425万常住人口,就业人员为1365.63万,按每就业人员负担1.83个人数计算,现有常住人口对应的就业人员为1325.1万,现有就业人员对应的常住人口为2499万人,数字基本吻合。由此可见,深圳的就业人员和常住人口数值明显异常,要么就业人员高估,要么常住人口被低估。
 
社保缴纳人数与就业人数比重不合理
 
为此,我们来看一下参加社保与缴费人数,《2015年度深圳市社会保险信息披露通告》显示,2015年深圳参加基本养老保险954.34万人,其中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在职职工928.08万人、离退休职工25.55万人、城镇居民基本养老保险0.71万人。参加基本医疗保险有1177.18万人,其中,城镇职工医疗保险1011.65万人、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165.53万人。
 
正常的讲,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的在职职工都是劳动年龄人口,社保涉及到的五险缴费,尽管深圳的费率和缴费基数下限很低,但无论是个人还是单位,数额都不是小数,仅养老一项,每年个人与单位还是需要缴纳6000余元(2015年)。
 
因此,无论是上海北京这样的热门城市,还是黑龙江、吉林这样的衰落地区,都在尽力在扩大社保(主要是指高缴费水平的城镇职工社保)的覆盖面,尽管辅以强制缴费、与市民福利和权利挂钩等手段,但总是很难达到100%的覆盖。
 
但从数据上看,深圳达到了。深圳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在职职工比就业人员还要多出22万人,覆盖率为102%,而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1039.12万人,扣除25.55万退休职工,也比就业人员要多107万,覆盖率为112%。即使考虑参保人员比缴费人数一般要多的实践,只考虑缴费人数,深圳城镇职工基本养老在职缴费也高达815.32万人,是就业人员的90%。
 
此外,深圳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共有1177.18万人缴费,其中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1011.65万人、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165.53万人,两项医保的参保人数是深圳常住人口的103%。虽然这个数据并非不可能(有人同时参加了两种医保,有人参加了深圳的医保但不在深圳居住等),但考虑到前者每年的缴费规模最低也要2360元(户籍为1570元),后者每年平均缴费637元,重复缴费或缴费而不在本地居住的可能性是很低的。
 
同样来看一下上海的情况。因为公布数据的原因,以2014年的上海为例,上海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缴费人数为1005万,其中企业职工943.3万,除此以外还有452.4的退休职工,参保在职职工占就业人员的73.6%。上海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为1354万人(其中离退休407.09万人),再加上城镇居民基本医保257.66万人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98.74万人,上海的基本医疗覆盖了1710.4万人,占同年常住人口的71%。
 
也就是说,不管是职工基本养老缴费人数占就业人员比重,还是基本医保参保人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上海都在70%左右,而深圳两者都在90%以上。
 
社保缴费对职工来说,更多是一个负担,大多数个人与企业都希望逃避掉缴费义务,缴费的覆盖面扩张依赖于政府的行政能力。深圳是一个小政府大社会的结构,限于人员编制和政府对微观事务干预较少的传统,深圳很难达到像上海这样的高的社保覆盖率。这意味着深圳100%以上的职工基本养老的参保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考虑到深圳的就业人员统计还可能存在漏计的现象,我们也可以从社保参保率来估算深圳的常住人口和就业人员。如果按上海职工基本养老73.6%的参保率计算,深圳928.08万在职参保职工对应1260万的就业人员,只比上海少105万人。考虑到两地退休职工的差异,深圳人口应该接近2000万人。
 
如果按上海的基本医保参保率来推算,深圳城镇两项基本医疗保险的1177.18万人对应着1658万常住人口,考虑到深圳的参保率可能不及上海,深圳的常住人口应该要明显高于1658万人。
 
深圳的人均GDP之谜
 
从人均GDP来看,人均GDP可以用当地GDP除以常住人口数得出,北京、上海、广州三地的人均GDP与前述计算公式所得结果基本一致。而深圳统计年鉴公布的人均GDP明显异常,最近五年公布数字比当地GDP除以常住人口数的数字高于22%。
 
不仅如此,深圳的人均GDP数字也高于北京、上海两个城市,也是四个一线城市及天津、重庆、南京、杭州、武汉、成都等明星二线城市里最高的。2015年,深圳的人均GDP高达15.8万元,而上海仅有10.3万元,深圳比上海高出52.4%,即使按照当地GDP除以常住人口得出的人均GDP,深圳也比上海要高25%。
 
人均GDP取决于两个因素:劳动生产率与人均资本存量,同时因为常住人口中并非所有人都是劳动力,人口结构也影响人均GDP。武汉、天津等城市长期劳动生产率要低于上海,但人均GDP与上海持平或略高,其关键因素就是津汉的投资比重远高于上海。从支出法GDP的构成来看,武汉最近五年的资本形成总额占支出法GDP的比重持续维持在66%,直到2015年才降低到54%,而天津就更夸张了,资本形成总额占支出法GDP的比重连续多年保持在75%以上。上海这一数值在最近五年在40%以下。
 
但深圳的GDP并不靠投资拉动,2010年以来,深圳的资产形成总额占GDP的比重持续在29%-31%的水平,比上海低10%。因此深圳的人均GDP比北京上海高只能从劳动生产率以及人口结构上找原因。
 
但深圳建区晚,生产组织效率、劳动力教育水平等都要弱于上海北京这样的城市。按工业全行业计算工业增加值与工业行业就业人员的比值,2014年上海工业行业全员劳动生产率为19.9万元,深圳为16.1万元,深圳是上海的81%。再具体到规模以上工业企业,2013年上海的劳动生产率为26.7万元,深圳是17.6万元,只有上海的66%。这意味着其它条件相同,深圳的人均GDP要比上海少20%到33%,但深圳反而要比上海高出50%。
 
那么原因只能从人口结构上找。深圳是一个年轻的城市,根据六普数据,全市0-14岁占9.84%,15-64岁占比88.40%;65岁及以上占1.76%,最新的2015年1%人口抽样数据中,0-14岁占13.40%,15-64岁占比83.23%,65岁及以上占比3.37%。
 
而上海相对老龄化,六普数据中,0-14岁占8.6%,15~64岁占比81.3%;65岁及以上占比10.1%。上海没有公布2015年的1%人口抽样数据,但上海的人口老龄化非常严重,2014年上海参加城镇养老保险的离退休职工已经超过450万人,是常住人口的18.6%,是户籍人口的31.4%。
 
上海人口老化,就业人口占比低于深圳,会抑制人均GDP,但上海劳动力的生产率要高于深圳,深圳年轻的人口结构是否能支撑超过50%的人均GDP优势?恐怕很困难。更大的可能性是深圳人口被严重低估,而GDP统计相对可靠,从而让人均GDP被高估。
 
小学招生数
 
深圳是一个年轻的城市,因此统计数据上,人均小学招生数会超过上海北京。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北京上海历来在控制城市人口规模上最为严格,限制外来人口子女在本地入学的态度也最坚决。数据上看,在2010年,深圳的小学招生数总量就超过北京。
 
但上海略有不同,2013年之前,上海对外来人口子女在沪入学的态度相对开明,在时任市委书记的倡导下,上海在2008年启动了三年计划,要求三年计划后保证100%的随迁子女可以在沪就读义务教育。上海的小学招生数也从2005年历史低谷10.46万人升至2013年的18.1万的峰值,新增的招生数基本上都是非户籍儿童(对应的儿童出生年,上海户籍人口出生10.08万人)。自2014年起,上海收紧外来人口子女就读义务教育的政策,小学招生数开始下降,分别降为2014年的16.34万人和2015年的15.58万人(对应年份出生的儿童为10.02万),而这两年深圳分别招收小学生为16.25万和17.21万人,超过上海。
 
相对来说,深圳广州对非户籍人口的限制比京沪要少,我们以2013年的时点(上海限制最少、招生数最多的年份)计算,上海招生18.10万人,深圳招生14.71万人,深圳小学招生数是上海的81.3%。即使考虑到上海对外来人口子女入学的限制要高于深圳,深圳的小学招生数对应的常住人口也要超过公布的常住人口。
 
其它经济社会数据的佐证
 
一个人在城市里就业生活,要有衣食住行,用水用电、乘坐汽车、产生垃圾,虽然各地气候、生活方式上存在差异,人均用量有别,但量级上也可以佐证人口规模。
 
第一,居民用电量,2010年上海用电168.95亿千瓦时,深圳用电76.65亿千瓦时,深圳是上海的45%。到2014年上海用电173.89亿千瓦时,深圳用电120.37亿千瓦时,深圳是上海的69%。
 
第二,生活用水量,2014年时,上海用水10.02亿立方米,深圳用水9.53亿立方米,深圳是上海的95%(2013年的比值是89%)。
 
第三,垃圾产生量(清运量),2014年上海清运垃圾742.65万吨,深圳为541万吨,深圳是上海的73%。
 
第四,公交客运总量,2014年上海运送26.65亿人次,深圳为22.6亿人次;轨道交通客运总量上海运送28.3亿人次,深圳为10.3亿人次;两者合计,深圳是上海的59.9%。
 
同时我们还要考虑到,深圳的就业结构中,劳动力密集型企业较多,职工住在宿舍、城中村的比重要高于上海,这些都大幅降低了对用电和公共交通的需求。从用电量来看深圳人口应该高于上海的7成,即1680万。
 
同时深圳的行政面积不足2000平方公里,不到上海的三分之一,出行的结构也与上海有异,这些都表明,同样的公交客运量,背后对应的常住人口,深圳都会高于上海的60%。
 
深圳有多少人?
 
按照前文计算所得就业人员与常住人口两个数据的冲突,深圳要么就业人员估计偏多,要么是常住人口估计偏少,考虑到深圳人均GDP等经济数据表现,以及大城市和人口流入地政府更倾向于低估常住人口,所以有较大的可能是深圳的常住人口被低估了。
 
从现实的感知来看,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大量的外来人员居住在城中村,以非正规就业的形式存在,这些人也很难参加正规就业里才有的职工社保体系,这些人有很大的可能是脱离于《深圳统计年鉴》中的就业人员的统计的。这意味着深圳的就业人员数据还可能会高于906.14万。按户均人口和户均就业数的计算,深圳的常住人口至少在1424万,按2013年的口径,就会达到1721万人。
 
考虑到深圳的就业人员统计还可能存在漏计的现象,我们也可以从社保参保率来估算深圳的常住人口和就业人员。如果按上海职工基本养老73.6%的参保率计算,深圳928.08万在职缴费职工对应1260万的就业人员,只比上海少105万人。考虑到两地退休职工的差异,深圳人口也接近2000万人。
 
如果按上海的基本医保参保率来推算,深圳城镇两项基本医疗保险的1177.18万人对应着1658万常住人口,考虑到深圳的参保率可能不及上海,深圳的常住人口可能会明显高于1658万人。
 
如果考虑深圳的劳动生产率劣势与人口结构年轻化的优势互相抵消,假设深圳的人均GDP与上海相等,以深圳现有的GDP的规模,深圳的常住人口应该是1734万人。
 
如果从用水、垃圾处理量、用电量、公共交通客运量出发,结合深圳的就业和出行特征,深圳的人口至少要超过上海常住人口的七成,即1680万人。
 
尽管上述推算存在一定的差异,但一个明显的结论就是深圳的常住人口不太可能只有1138万人,通过与上海等地的就业人员比重和社保参保率来推算深圳的情况,深圳的常住人口数的下限有较大概率超过上海常住人口数的七成,即1700万人,认为深圳有2000万常住人口的观点并不算离谱。
 
作者注:感谢“蔚为大观”微信群的百晓生、张少康等学友的建议及指正。
 
本文首发于FT中文网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