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蔚冈 > 网约车也要装GPS?

网约车也要装GPS?

网约车应当安装车辆卫星定位装置(GPS)吗?在很多人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没有GPS,平台怎么提供服务?尽管网约车离不开GPS,但是这是不是意味着车内必须安装GPS,以何种方式安装GPS,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二条规定了拟从事网约车经营车辆应当符合的条件,其中有一条就是“安装具有行驶记录功能的车辆卫星定位装置、应急报警装置”。
 
为什么网约车需要安装GPS?一个可能的原因是现在的出租汽车装有GPS。可是,巡游出租汽车需要GPS是因为其一旦开始营运,出租车公司就无法判定其位置。出租车是一个高风险行业,为了确保司机和乘客的安全,因此从本世纪初开始,很多城市要求给出租车安装GPS。
 
但要求网约车安装则纯粹是多此一举。众所周知,网约车是基于LBS给车辆和乘客的位置进行匹配来提供相关服务,如果汽车上没有车辆卫星定位装置,平台也就无法给其推送相关乘客的信息。任何一个想从事网约车服务的司机或者想获得网约车服务的乘客,都必须携带具有定位装置的手机,从而获得服务。
 
想从事网约车服务并不需要通过在车上另行安装GPS,原因很简单,手机就可以实现这个功能。现在凡是能下载App来提供网约车服务的手机,手机内已经全都装有GPS。随着技术进步,一部智能手机的价格极其低廉,消费者只需花费不到1000元,就可以买到带有GPS功能的手机。如果司机另行购买GPS装置,估计还得耗费将近2000元。为什么1000元就能解决的问题,非要耗费2000元呢?假设全国共有200万辆网约车,仅此一项的支出就得400亿元之巨,这纯属是社会财富的巨大浪费。
 
到目前为止,很多出租车司机还是没有装GPS,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成本,以及由此带来的发生在司机和公司之间的纠纷。2006年,国家发改委在《客运出租汽车运营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发改委价格〔2006〕2406号)中特意提及,“出租汽车价值按车辆总价计算,车辆总价包括购车款、车辆购置费附加税和计价器、顶灯总成、防劫装置、当地政府统一规定安装的GPS等相关附件的费用以及安装费、证照费等;残值率由各地根据折旧年限和相关因素在3-5%的范围内确定。”2013年5月9日,《法制日报》还以“出租车安装GPS成利益博弈牺牲品”报道了银川市出租车司机在安装GPS系统中所遭受的各种纠纷。
 
当然,还会有人反问,尽管手机具有GPS的功能,但是如果司机关机或者没电的时候,那么GPS就没法发挥作用,而安装在车内的GPS装置却没有这样的问题。必须说,提出这种想法的人完全不理解网约车的运营。在现有的运营模式下,司机大都是按照平台提供的导航作业,这意味着他必须保持手机处于充电状态,同时,费用结算时必须处于开机状态,一旦停电就没法实现资费结算。退一步说,即便司机动歪脑筋关机想和平台玩失踪,但是乘客还有手机提供位置。
 
 
同时,我还观察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由于《暂行办法》第十二条规定网约车要安装车辆卫星定位装置,很多地方的实施细则更进一步,直接要求当地安装某个具体型号的设备,比如福建有多个城市就要求当地网约车必须安装北斗装置,而这已经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第7条所规定的“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滥用行政权力,限定他人购买其指定的经营者的商品,限制其他经营者正当的经营活动。”同时也与《反垄断法》所规定的“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相悖,如第32条规定:“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限定或者变相限定单位或者个人经营、购买、使用其指定的经营者提供的商品。”
 
更重要的一个问题是,当我们把手机固定在汽车上的时候,这算不算是“安装具有行驶记录功能的车辆卫星定位装置”?或许立法者认为应该单独购买GPS设备安装在车辆上,但这与手机通过支架固定在车辆上的形式究竟区别在哪?在我看来,当带有GPS功能的手机被固定安装在出租车上时,与其说它是“手持电话”,还不如说手机已经成了出租车的一个部件,它已经和收音机开关、空调开关和雨刮器开关等成为出租车的一个部分。从这个视角来看,将带有GPS功能的手机固定在车上,就可以视为是“安装具有行驶记录功能的车辆卫星定位装置”,网约车司机不需要重新再行购买单独的GPS设备。
 
曾经在2009-2012年担任奥巴马政府信息与规制事务办公室主任、现为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的森斯坦曾经总结过政府监管的六大悖论,其中有一条就是“要求最佳可行技术(BAT)却往往导致技术退步”,意即当政府为了某种目标强令市场采取某项最佳技术时,最终的结果却会导致该领域内的技术退步。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发生?很重要的原因是当政府要求采取某项最佳可行技术时,实际上已经抑制了厂家为其研发更优技术的激励,因为所有的这些技术要投入使用,还必须获得政府的批准,从而导致浪费。《暂行办法》对车辆卫星定位装置的要求,实际上也是如此,当市场上已经出现成本更低、性能更好的GPS定位装置时,政府却要求使用十多年前的价格昂贵的设备。
 
政府要求网约车有GPS装置,无非是想知道车辆在哪里,为了更好保护乘客和司机的安全。当有更好的技术能实现这个目标时,为什么还要抱残守缺安装GPS设备呢?从这个意义而言,更好的监管应该是目标导向,而不是投入导向。而这样基于目标导向的监管,才能不断的拥抱新技术,让厂家有激励研发更好的技术和产品。
 
回到网约车《暂行办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上来,更为可行的办法是,将司机使用的手机视为是GPS装置,而不是重新再花2000元购置设备,而这也与政府提倡的“放权简政”、减轻企业负担的目标相一致。
 
本文首发于财新网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