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蔚冈 > 保护消费者权益的最好办法是让市场更加自由

保护消费者权益的最好办法是让市场更加自由

美国《技术政策日报》曾在2014年做过一个看似无聊的选题:如果在1991年,要得到一个与iPhone 5s参数完全相同的手机,需要多少钱?根据他们的测算,大概是356万美元。
 
当然,即便是给了356万美元,依照当时的科技水平,也无法制造出这样的产品。他们是依据什么得出这样一个结果?我们来看看他们的测算过程。在1991年,1GB高速闪存的成本高达45000美元。按32GB算,iPhone 5s的机身存储芯片在当时就需要花费45000×32=144万美元。类似地,他们依次测算了iPhone 5S的A7处理器、通信、屏幕、摄像头和传感器等在1991年的成本,计算结果是356万美元。需要指出的是,当时即便造出了这样的手机,其体积也是大得无法想象。
 
为什么1991年造价高达356万美元的手机,消费者在今天用5000元人民币的价格就可以获得?有人说是时代的变化。这话没错,2014年和1991年当然不可同日而语,因为我们所处的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但这样的回答也是隔靴搔痒,还必须追问:为什么环境发生变化?答案可能是技术进步。为什么会有技术进步发生?因为企业的努力研发。为什么厂家愿意投入资金进行研发?因为它们怕自己被同行超越,被客户(消费者)抛弃。如果没有人购买它们生产的产品,那么厂家就会倒闭。
 
一句话,消费者之所以在今天能够以这么低廉的价格获得在以前不可以想象的商品,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厂家们对利润的追求:在一个激烈竞争的市场上,为了获得消费者青睐,只能够提供最具有性价比的产品,不仅要有运算速度更快的处理器,同时还要具有竞争力的价格。
 
激烈的市场竞争,使得厂家不得不通过技术革新降低成本来赢取消费者的青睐。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苹果手机并不是第一个。20世纪初,福特公司通过发明流水装配线,大幅度降低了汽车的生产成本,使得原本价格奇高的汽车能够进入寻常家庭:T型车的起初售价是825美元,而同期与之相竞争的车型售价通常为2000至3000美元。到了1920年代,由于生产效率的提高和产能扩大,福特汽车的价格已降至290美元(考虑到通货膨胀,大概相当于今天3300美元)。
 
为何福特要花费心思去生产让百姓买得起的轿车?这并不是因为企业品德高尚,而是源于其对利润的追求:只有获得了消费者的青睐,你才能从消费者口袋中拿到你想要的利润。据说世界上最难的两件事是把自己的思想植入别人的头脑中、把别人的钱放入自己的口袋中。显然,福特的流水装配线把这两种都做到了。此后的制造业大幅度采用了流水线生产方式,而亨利·福特本人也因此成为美国最富有的人之一。
 
需要注意的是,在亨利·福特通过流水装配线来生产T型车时的美国,尽管已经存在着形形色色的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但消费者能以低廉价格获得福特T型车并不是消费者组织运动的结果。事实上,历史上最伟大的技术革新,几乎都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没有多大干系,甚至在很多时候,消费者的权益正是被所谓消费者权益保护而损害的。
 
消费者权益保护会损害消费者利益?听起来多少有点意外。不妨看这样一个案例。20世纪60年代,美国婴儿戴维斯使用了惠氏公司生产的一种用以防止小儿麻痹症的疫苗,结果他因此瘫痪,于是戴维斯的监护人将惠氏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惠氏公司赔偿其损失,这就是著名的戴维斯诉惠氏实验室案。
 
该案初审法院引用一份普通外科报告指出,即使是用最好的疫苗,仍然会有百万分之一的人会得小儿麻痹症,于是法院判决原告败诉。但是第九巡回法庭推翻了初审法院的判决,其理由就是惠氏公司没有警告百万分之一的风险。受此判决启发,美国爆发了针对疫苗生产商的诉讼,并且几乎都取得了胜利:共有4000人提出了总额为29.5亿美元的诉讼。
 
但疫苗使用者的胜诉却并没有让疫苗使用者的境遇得到改善。首先,惠氏公司不堪忍受高额的成本(随时面临的诉讼和高昂的保险责任),干脆在市场上取消了该种疫苗。其次,不仅仅是惠氏,甚至绝大多数的疫苗公司都在减少供应疫苗,因为疫苗的不确定性实在太高。再次,低收入移民群体的购买力不足,导致疫苗价格大幅度上涨后很多低收入阶层不愿意去打疫苗,最终导致小儿麻痹症的患者增加。
 
这场以保护消费者权益为目标的诉讼,最终却导致了社会公共利益受损。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如本文此前所说的,所谓的消费者权益,并不是凭空而降,而是通过激烈的市场竞争所导致:如果法律对产品或者服务的提供者施加了不恰当的成本,那么最终的结果可能是消费者利益受损。
 
这个结论可能会打破很多人的幻想:他们一厢情愿地认为通过严格执法,或者是通过消费者权益运动就可以让消费者获得更好的保护。他们的做法往往是游说政府提高准入门槛、设定更高的标准来应对厂家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提高准入门槛会减少消费者的选择,而很多时候更高的标准会让消费者无法承担其成本。
 
那么,什么是保护消费者权益的最好办法?很显然,那就是让市场更加自由。正如有人所说:“我们需要铭记,对产业界有益的事就会对任何人有益。因为在一个竞争市场中,一部分的节约最终会以更低价格的形式转移给消费者。”如果忽视了这一点,那么再多的法律也不会给消费者带来丁点好处,中国消费者在垄断的成品油市场中享受到低质高价的产品服务就是再明显不过的反证。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