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蔚冈 > 用集团化办学破解天价学区房困境

用集团化办学破解天价学区房困境

近年以来,学区房成为不少城市居民的心头之痛,很多家长为了让子女接受更好的教育,不得不耗费巨资购买学区房,在北京甚至出现了每平米单价超过40万的学区房。不少房产业界人士均认为,去年以来一线城市房地产价格暴涨的很大原因要归因于学区房。为什么学区房如此受追捧?绝大多数人将其归结为是优秀教育资源的稀缺,在人力资本日益昂贵的今天,各个家庭为培养更好的下一代,在就近入学政策下,学区房也就水涨船高。
 
优秀的总是受到消费者的青睐和追捧,这是市场经济的铁律,这个道理似乎也适用于教育领域。但如果细想,这个理由好像又不站不住脚:为什么其他领域的优质资源在受消费者青睐后大都能扩大生产满足消费者需求,而教育却不能?以iPhone手机为例,或许在新品刚问世的时候可能会因为产能有限而无法满足消费者需求出现“一机难求”现象,但是只要再过一个多月或者更长一段时间,iPhone的拥趸们都能在各个渠道买到最新款手机。作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iPhone能够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为什么那些优质的学校无法满足家长们的需求?
 
很多人会说以iPhone作为例子并不妥当,原因在于制造业可以通过增加投入在短期内扩大产能,而教育等服务业却没有这么简单,因为要面临师资和场地等等约束。这话听起来也很有道理,事实上政府也经常这么说。但是如果仔细思考,这里的逻辑也不成立。
 
一个直接的证据是,现在很多服务业通过开设分店等方式扩大市场份额,甚至很多服务业经超越国界成为全球性公司为全国消费者提供服务,连锁酒店、连锁餐饮,消费者已经见怪不怪了。而这些服务业毫无疑问也都需要熟练的员工和与之相匹配的场地以及统一的服务体系。
 
即便很多与中小学教育非常相似的教育培训机构也出现了这个现象:无论是早教、课外辅导还是英语培训市场,那些市场里的佼佼者都在不停地攻城略地,超越了地域限制为更多的消费者提供服务。甚至在这个领域里还出现了一些跨国机构,比如早教领域的金宝贝、英语培训市场中的华尔街英语等。当然,更为中国人熟知的则是北京新东方学校,这家成立于1993年11月16日的培训学校,经过二十余年的发展,已经从最初二三十名学员,单一的出国考试培训,迅速发展成为集出国考试培训、国内考试培训、基础英语、中学英语、少儿英语、小语种培训等领域为一体的教育培训基地。根据其网站提供的资料,截至2014年5月31日,新东方已经在全国50座城市设立了56所学校、31家书店以及703家学习中心。自成立以来,新东方累计面授学员近2000万人次。
 
同样是教育机构,为什么新东方学校可以占据全国70%的出国培训市场,而中小学教育中优秀的学校却只能局限于学区之内,无法为更多的学生服务?在我看来,最为重要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两者的供给机制并不一致。在现有的模式下,优秀的教育机构很难跨区域服务——既无法跨区域招收学生,同时也很难跨区域开设分支机构。假如现在优秀的中小学可以像教育培训机构那样通过连锁经营来跨地域经营,那么很多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集团化办学就是此种思路,即一家名校设立分支机构,通过输入师资和管理等方式让不同校区的学生也能享受较为均等的教育。1999年,杭州求是小学接管竞舟校区,在全国最早开启了义务教育公办名校集团化办学的探索。为什么会有这种连锁办学现象发生?这和中国当下城市化的发展不无关系。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大,越来越多的人居住到了城市周边地区,而这些区域原本并没有教育机构,或者说没有好的教育机构,因为原来一批在百姓心中颇具口碑的名校都处于老城区内。如何让这些地区的居民也能够获得和市中心居民较为均质的义务教育,让名校在这些区域开始分支机构就是一个可行的办法。可喜的是,这种做法受到了浙江省教育主管部门的提倡,在浙江省教委的一份文件中提到:“教育集团要以资产和教育教学为纽带,充分发挥优秀学校的教育教学优势和品牌效应,通过资产和人员重组、输出教育管理,实行连锁办学,盘活学校存量资产,优化教育资源配置,改造薄弱学校,扩大教育规模,提高教育质量和办学效益。”
 
需要指出的是,集团化不是很多人说的优质教育资源稀释,而是通过优质学校的管理水平的提升,让更多的学生可以享受这种优质教育。尽管最优秀的教师是有限的,但是一般的教育方法是可以通过标准化的方式得以推广,而且市场上的培训机构早就在做这样的事,目前公办教育的集团化,只不过是在借鉴市场里早就有的成熟经验而已。在我看来,教育集团化可能是目前最有可能实现基础教育均等化的模式,从而实现教育公平,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抑制学区房现象。
 
当然,要让优秀学校敢于实施跨区域实施集团化,还有一个务必解决的问题是优质学校和优秀教师的激励机制。本来我只服务于1000个学生的学校,现在要给5000个学生提供服务,同时还要确保教育水平不降低,这意味着学校的管理体系要有一个质的飞跃。如果教师的薪水等各方面激励机制跟不上,那么学校的负责人也就不会有激励去组建新的校区。事实上,那些市场里的教育培训机构之所以愿意跑马圈地,很重要的原因是存在着良性的正向激励:更多的学校可以吸引更多的学员,而更多的学员可以给机构带来更多的收入,而机构收入的增加也会带来个人收入的增加和开设新的校区。
 
问题来了,在目前教育经费普遍来自政府拨款的情况下,能否给优秀的学校和老师予以额外的报酬?或者说,如果政府不能支出的话,家长能否支付?事实上,在现有的约束条件下,家长已经通过学区房等方式优质教育资源付费,但有意思的是,在现有的模式下,优质资源的提供者——学校和老师——却不能从中受益,所有的收入由房产所有者获取。由此来看,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方式。
 
如何打破天价学区房?教育集团化提供了一种思路,它不仅有助于理顺扭曲的学区房机制,同时还让更多的学生获得更好的教育。更为重要的是,提供优质教育的学校和教师能从中受益,而这又会吸引更多的人投身于这个行业,让更多的人受益,真正实现了激励相容。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