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蔚冈 > 上海隔离笔记

上海隔离笔记

1

“48小时封闭管理,没被封闭过是不完整的。”

当我在一个群里和几个朋友说我所在的楼栋被48小时隔离的时候,朋友老Q冒出了这句话。几个月前哈尔滨发生疫情的时候,她正好回哈尔滨探亲,回到上海被隔离了48小时外加12天健康管理。

我们这个小群才4个人,居然两位 有这种经历!

“这说明我们经济活跃。”如果都闷在家,哪会有这么多事?
 

2

其实我对这个48小时隔离是有预感的。

下午5点31分,我在业主群里看到物业工作人员发的消息:“XX单元正常流调接人,目前没有接到其他通知,大家做好防护先不要恐慌,有消息第一时间告知。”

当时我还在办公室和同事说,趁着今天是礼拜二盒马会员日,我得先到盒马去买点东西,万一被隔离了呢?

后来我想了想,自己到盒马买还要拎东西,那也太麻烦了,不如下个单让小哥送过来。于是我打开APP备了3天蔬菜的量,让小哥送过来吧。

 

3

回到家,我和爸妈说了说楼栋里有人被接走流调的消息,他们很惊讶,听说我已经在盒马买了3天的菜时,还说我小题大做,怎么可能?

饭刚刚吃好,就接到了盒马快递员的电话:“我已经把东西送到楼下,但是保安不让我上楼,我把东西放在楼下,如果有情况请和我电话联系。”

保安拦截盒马快递,从来未有事啊!我心里一个咯噔,难道传说中的隔离真的要来了?

过了几分钟,接到一个座机来电:“你是X号楼的傅蔚冈吗?我是XX居委会的。”大意是我们这栋楼要隔离,和我确认了家里的人数核对了姓名,并叮嘱我不要离开小区,今晚就要检测核酸。

我看了看手机,时间是下午7点38分。

挂了电话,我是带着喜悦和家里人说,我们家要隔离了,48小时!今晚马上要做核酸。

现在轮到我爸妈惊呆了,怎么真的要做隔离了?

 

4

这时候业主群已经翻天了,很多业主追着物业问怎么回事,同时交流着最新的消息。

“现在确认是封楼了吗?小朋友明天期末考试唉。”

“是确诊了吗?”

“楼下已经打封条了”

“是密接封楼”

“封多少天啊?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

“密接普遍是2+12吧”

“肯定不是确诊,确诊就要封小区了。”

“有没有正式的通知啊”

……

物业显然也不知道更多的消息,只是提醒业主:“大家现在请配合居委做疫情筛查,请通知家里附近在家的人尽快回家。”

大概是八点一刻,物业在群里通知核酸检测事宜了,“现在在家的每个人都要注册核酸检测登记,我把流程发群里,大家注册好之后截图保存在手机里。”

 

5

我做好核酸检测登记,然后开始等着通知去检查核酸。这时业主群关心的事更多了:

“今晚不到半夜都做不上核酸。”

“不管娃多大都得做核酸吗?”

“之前爸妈家中招,核酸检测排到半夜2点,也是一个单元”

……

有位邻居起了个头,“希望邻居们都阴性,平安渡劫”,于是群里画风突变,开启了刷屏模式:

这时有位邻居说,“那个平安渡劫的信息就不要老发了吧,发多了反而影响看正常信息。关键时刻大家帮忙保持这个群的信息通畅。”

 

6

我在好几个群里和朋友说了被48小时隔离的事,朋友说,稍安勿躁,你在家隔离还算好的,12月我都被隔离了两次,一次是圣诞一次是元旦。

说的也是,在家隔离比在办公室好多了,在家不用上班,在办公室一边上班还不能好好休息。

我在朋友圈发了隔离的信息后,一位在香港的朋友问,“你是不是在东方剑桥?”我说不是。巧了,东方剑桥也被隔离?而那里恰恰有我的一位好朋友。

于是我们马上核对相关信息:

万万妹想到,今天居然有这么多人被隔离。

看来上海果然是外松内紧。
 

7

到了十点半,终于来了通知下楼做核酸。

原先一楼的楼道已经被布置上了隔离带,站了几个红马甲的志愿者,大概是物业和居委。几张桌子一字排开,检测人员穿着白色防护服。因为核酸检测分楼层进行,也没有拥挤,动作很快,下楼到上楼,大概是5分钟不到。

唯一的感觉是,冷!我想起了上海发布八点多发布的一条天气预报:“明晨最低温零下4度到0度!”

核酸检测秩序井然,没有很多人说的人挤人,一方面是我们人少,另一方面要归结于物业和居委以及其他不知名机构的悉心安排。

作为被隔离对象的我们,做好检测就能睡觉,而背后又有多少人要通宵达旦挑灯夜战?

 

8

早上醒来,健康云上已经传来核酸结果:阴性。

“上海发布”的信息还显示,1月11日上海无本地新增病例,我们这栋楼的封闭应该是和一位新增的境外输入性无症状感染者有关:

“无症状感染者涉及场所为:上海静安区万春街2号、久光百货B1层龙记香港茶餐厅等。对无症状感染者曾活动过的场所都已进行终末消毒。截至1月12日8时,累计排查管控相关人员4852人,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采集环境样本568件,除17件样本(系无症状感染者居住地环境)核酸检测阳性外,其余核酸检测均为阴性,相关环境均已落实终末消毒。”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