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蔚冈 > 水果和卫生巾竟然不是“必要生活物资”?

水果和卫生巾竟然不是“必要生活物资”?

3月初,漕河泾附近出现了零星的奥秘克戎患者。为了员工的健康考虑,我太太所在的公司决定从3月6日开始居家办公。居家办公免去了上下班的奔波之苦,减少了病毒感染的风险,但是也有明显不便,那就是我们家并没有给居家办公做好准备。

 

没有给居家办公做好准备有两层意义,一是总量上的,即家里的现有面积不够大。从买房子开始,就没考虑过居家办公这回事,因此家里没有给办公留出足够的空间——尽管我经常在家码字,但是没有考虑到会有三个人同时在家作业;二是结构上的,家里所有的设备都没考虑到办公需求,比如说我太太在办公室用的是升降式办公桌,但是家里并不是。

 

在家呆了近两个礼拜,疫情没有好转。办公空间不够这个问题当然无法解决,于是我试图改变办公设备来提高工作舒适度。3月19日,我在某东找到了一张升降台,下单付款,然后就等着在两天后快递送货上门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直到现在,这个站立办公升降台还没有送达我家。我查了查物流信息,永远定格在3月20日这一天。

为什么在3月20号之后物流就不动了呢?因为疫情,发往上海的“非必要生活物资”暂停了,升降台尽管对我家来说是“必要”,但是在很多人的眼中,显然并不是。

 

今天之所以谈及我购买升降台的经历,是因为“生活必要品”正在成为全上海最为关注的话题。

 

突如其来的疫情防控,2500万上海居民都呆在家中,原有的线下购物渠道几乎都被切断,而像盒马、山姆和叮咚买菜等线上购物渠道因为运力限制而无法满足绝大多数用户的需求。

 

在这种形势下,社区团购几乎成为居民获得日常生活物资的唯一途径。尽管团购受到用户和商家的欢迎,但是对于社区的管理者来说,却是一件非常头痛的事:因为进入小区的物品会增加病毒进入社区的风险,不断增加的物品还增加了小区内志愿者的工作强度。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很多社区都对团购做了各种各样的规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非必要不团购”。既然是“非必要”,那就意味着存在“必要的生活物资”。何为必要的生活物资?从诸多小区对团购范围的规定来看,大致包括大米、面条、食用油、肉类、蔬菜、鸡蛋、牛奶、牙膏、洗衣液、厕纸、口罩、母婴用品等。

 

但并不是所有的食物都是属于“必要生活物资”,有些小区在这个名单里又划出三六九等,比如华高新村第一居民委员会将“鱼虾、快餐、豆制品、矿泉水、酒水饮料、休闲零食、奶茶咖啡等”列为“改善型副食品”,排除在了必要生活物资的范围之内。

大多数小区都和这个小区一样,把必要生活物资的范围定地很窄,只能是主食肉蛋奶蔬菜和一些生活物品。

 

在一个广为传播的视频中,一个小区的居委会负责人在大喇叭里痛斥居民购买水果的行为,因为在这个小区水果也是非必要生活物资。

更为极端的是,甚至有小区没把女性用卫生巾视为是必要生活物资,以至于女性发起的卫生巾团购在进入小区时受到有关部门的阻挠。

将水果和卫生巾列为非必要生活物资,估计只是在极其变态的小区之中才存在。很显然,这种划分非常有问题。
 

无论是水果还是卫生巾,都是必要的生活物资,离开了卫生巾,女性就没法应对例假;没有水果,就没有必要的维生素来应对病毒。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有小区会有这种荒诞的划分方法?原因就是在于小区的居委和物业不愿意给居民提供服务——原本这些活动都是由快递小哥和骑手将物品送到用户手中,现在突然增加的工作量让他们疲于应付,减少了必要生活物资的种类,就能够大幅度减少每天的工作量。

 

当所有的这些主张又有“减少病毒”输入的理由时,那么界定必要生活物资就显得天经地义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所谓的非必要生活物资,其实只是居委会认为非必要,而并非是真的“非必要”。事实上,当你决定购买一件商品的时候,其实都是“必要”的。如果真的要按照有关机构来认定“必要生活物资”,那么任何一件物资都有成为“非必要”的可能。

 

比如说,同样是牛奶,有人爱喝巴氏奶,有人要喝常温奶,如果非要在这两者中选一个?谁是必要而谁又是非必要?恐怕很难作出非此即彼的区分。

 

刚刚在群里和几个朋友说到非必要生活物资的时候,有位朋友说了这么一句:

 

“小区里的人,开始的时候,是很多人支持限制非必要品的团购的。然后他们惊奇地发现,面包居然是非必要品,牛奶是非必要品,可乐更是非必要品,当搞出‘非必要品’这个东西的那一刻,就肯定会有人发现,铁锤最终会砸到自己身上。”

 

如何判断必要和非必要?其实也没有那么难。

 

当小区的团购能够成团时,意味着它已经是必要了,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用户选择它;至于那些通过在各大App上下单成功的物品,更没有必要拦截,因为非常时期各大平台上能卖的物品,已经是“必要生活物资”了。

 

大概是十来天前,物业在提出设定购买频次和界定团购内容时,我提了两个建议:

 

“第一,不要对购买的内容作规定,买什么由业主决定;第二,团购发起人要有组织搬运和分发的力量。就是说对买什么不要审查,但是对保证团购的基本形式可以要求,包括但不限于团购数量、参加搬运的志愿者数量等内容。”

 

我的这个建议得到很多邻居的赞同,当然也有不少人反对,原因就是这样做会增加志愿者的工作负担。所幸的是,由于团购的搬运大都是由团购发起人来负责,后来居委对业主的团购并未作更多限制。

 

从3月19日居家至今,我们小区内团购的物品非常丰富,甚至还有酒水成团,我和我的邻居们并没有因为居家而导致生活水平大幅度下降。

 

遗憾的是,我的站立办公升降台却无法在这段时间内到达我家里,我和我太太的工作效率因此很受影响,甚至还引发腰部损伤。
 

所以,你说“站立办公升降台”是不是必要生活物资?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