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蔚冈 > 为什么社会面已经清零,而你还是出不了小区?

为什么社会面已经清零,而你还是出不了小区?

5月1日,上海市卫健委发布通告,2022年4月30日,新增788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7084例无症状感染者,其中683例确诊病例为既往无症状感染者转归,105例确诊病例和7084例无症状感染者在隔离管控中发现。

这是自4月1日以来,无症状感染者连续4天回落到万例以下。在5月1日举行的新冠疫情发布会上,目前上海符合社会面基本清零的有6个区,分别是奉贤、金山、崇明、青浦、松江和普陀。

为什么每天近一万的新增无症状感染者会被称之为“社会面清零”,很多人对此有疑问。为什么“社会面清零”了,而我却依旧只能待在家里?

在百度指数以“社会面清零”为关键词进行搜索,该词首先出现于2022年1月4日,在此之前网络上并未有此的相关信息。

“社会面清零”的百度指数

 

2022年1月4日,在一篇名为《什么是“社会面清零”?疾控专家权威解答》的报道中,西安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陈志军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社会面清零”就是之后发现的所有新的确诊病例都已经在隔离的密切接触者或者是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当中,在社区已经不存在社区面的疫情传播了,实现“社会面清零”是为了西安市下一步解封创造良好的条件。”

同时他强调,解封之前首先要达到‘社会面清零’,实现‘社会面清零’是为西安市下一步解封创造良好的条件。”

西安是国内第一个采用“社会面清零”实施疫情防控的城市:

2021年12月23日,西安市对全市小区(村)、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

1月5日,陕西省西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宣布“社会面基本实现清零,疫情蔓延势头得到有效遏制”。

但是西安的全面恢复还是将近20天以后。

1月24日,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发布通告称,自即日起,全市降为低风险地区,恢复正常出行,离市人员凭西安一码通“绿码”出行,不需开具离市证明。市外低风险地区人员持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通信大数据行程卡、西安一码通“绿码”可返回。交通工具全面恢复运营,有序复工复产,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恢复正常办公秩序。

从西安的经历看,从社会面清零到社会生产生活全面恢复,还有近20天的时间,这也侧面验证了此前所说的“实现‘社会面清零’是为西安市下一步解封创造良好的条件。”

西安的“社会面清零”的做法也在吉林和长春等城市得到验证。4月8日召开的吉林省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宣布,吉林市在4月7日已经实现社会面清零目标,但是直至今天(5月1日),吉林市的“正常社会秩序”并未恢复。

 

吉林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通告

为什么社会面清零了,但是社会政策秩序却未被恢复?最可能的原因是,“社会面”太小,以至于没法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如果一个城市绝大多数区域都是属于“隔离区”,那么社会面没有新增并没有多大的意义。比如说现在的上海,绝大多数居民都无法迈出所处小区,原因就在于,他们都不属于“社会面”。

说到这里,我想起一个段子:

关于上海疫情,有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好消息是:看数据全市社会面基本清零;

坏消息是:我们都不在社会面……

谜一般的“社会面”就像气象预报中的“局部地区”一样让人无所适从,不过有境外媒体倒是比国人更清醒。比如说BBC在4月30日的一篇有关中国疫情的报道中,直接把社会面称之为“outside of quarantine areas”,即“隔离区之外”。

 

按照这个说法,只要隔离区足够大,那么“社会面清零”就一定能够实现。但问题在于,这样的社会面清零对于社会经济生活的恢复没有多大意义,只是满足了一个数字游戏。

好消息是,这种“社会面”正在改变。在5月1日举行的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市政府副秘书长、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顾洪辉通报对社会面清零作了一个不同于其他城市的规定:

“关于社会面清零的标准,大家都很关心。结合上海超大城市实际,我们明确了社会面清零和基本清零的评价标准。即以行政区为单位,区内社会面(含管控区、防范区,以及非闭环管理的社会流动人员等)阳性感染者数量日趋减少、风险可控;如果连续三天单日新增数占区内总人口数比例小于十万分之一,就可以认为社会面基本清零;如果连续三天单日新增数为零,就实现了社会面清零。本轮疫情社会面清零之后,全市将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

上海“社会面清零”的标准,完全推翻了此前西安建立起来的标准。如前所述,此前的“社会面清零”是指“发现的所有新的确诊病例都已经在隔离的密切接触者或者是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当中,在社区已经不存在社区面的疫情传播了。”

但上海的最新标准则是把所有区域都算成社会面,含管控区、防范区,以及非闭环管理的社会流动人员等,这样的社会面清零就有了可供参考的意义。而更好的消息是,上海有越来越多的居民处在了防范区,也是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们看到了这样一组数据:

“在坚持疫情防控的同时,为了尽可能减少对市民群众生活的影响,我们正持续动态梯次调整“三区”管控范围,全市封控区人口数下降至300多万,管控区人口约600万,防范区人口数上升至1500多万。”

1500多万的防范区人口,所占上海总人口比例已经超过62.5%,而在4月11日划定的第一批“三区”名单中,封控区、管控区和防范区的数量分别为7624个、2460个和7565个,防范区所占的比例为42.86%,考虑到防范区大多处在郊区,防范区人口所占比例应该远低于防范区的数量比例。

这样的“社会面清零”后,回归正常生活或许才有可能。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