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蔚冈 > 居家隔离近三个月,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必要生活物资

居家隔离近三个月,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必要生活物资

本文首发于百家号。

我的《非必要的,才是生活的意义》发表后,获得很多人的赞同,尤其是身处上海的朋友。

但也有很多外地朋友持不同意见,比如我有位同学说:“没有任何一方——不论其在防疫政策上持什么立场——否认‘非必要,才是生活的意义’这个命题。”

什么意思呢?大意就是说这篇文章是泛泛而谈,我们没有人否认聚会和旅游对于生活的意义,但是在疫情传播严峻的当下,则是另当别论。换句话说,在非常时期还是要有非常手段,唯有此才能切断病毒的传播,尽快恢复生产生活。

不得不说,这种想法很有代表性,也正因为如此,各地政府才会在疫情防控时期采取特殊手段,“非必要不购买”几乎是过去两个月上海所有小区劝退团购和冻结快递的第一法宝。但是在历经两个月之后,我们有必要反思:真的能确定必要和非必要吗?

 

对很多人来说,必要和非必要几乎是泾渭分明。何为必要?就是那些肉蛋奶蔬菜等维持生活必需的物资;除此之外的其他物资,即便是食物,也是属于非必要生活物资。

但是这个划分,听起来容易,但真的实施起来也不简单。肉蛋奶是属于必要的生活物资,那海鲜算不算?在我们家,我太太来自海边,从小到大几乎每天都要鱼虾蟹,一天不吃心里就不踏实。在她看来,海鲜毫无疑问是必要物资,但是在绝大多数人的眼中,海鲜就不是必要生活物资。至少在很多小区居委会发的通知中,我没看到把海鲜列为是必要物资,而是视为“改善型物资”,甚至有小区明令禁止团购海鲜和水产品。

即便是肉蛋奶,也还有推敲的必要。这里的肉是指猪肉还是其他肉?猪肉的品类也有很多,现在上海但凡像样的菜市场,都不会只有一个猪肉铺,而是有好多家肉铺相互竞争,而且猪肉的品类也分好多种:什么前腿肉、后腿肉、五花肉、小排、大排……很明显,肉的价格也大不相同。不同收入不同偏好的人,都能在市场中都可以找到自己中意的猪肉,即便这个市场找不到,总能在线上找到,总之,“总有一款适合你”。

但是在静默时期,这一切都变了。

甚至更进一步,非必要不购买的核心并不在于是区分必要与否,而是要大规模减少商品的流通规模。

全体居民足不出户,盒马叮咚山姆等线上门店一扫而光;“非必要不团购”,而且团购产品还要经居委备案(审批),进入名单的品类也是屈指可数。政府物资虽然也时不时在发放,但绝大多数的市民是不可能靠政府物资来度过这漫长的两个月。

于是一个非常荒谬的现象出现了:原本商品琳琅满目甚至过剩的市场,一下子成了短缺;背后却是很多食物堆在仓库无人问津甚至农作物在田间地头腐烂。

4月初的上海,居民的怨言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食物的不确定所致。很多小区甚至还上演了一些匪夷所思的闹剧:水果和卫生巾都视为是“非必要生活物资”。

尽管我在3月19日第一次隔离开始就预料到这波疫情不会在短期内结束,而且物资储备也较为充分,但由于种种原因,在4月的头几天还经历过没有牛奶和鲜肉的日子。

或许是意识到了严格的“非必要不团购”的弊病,我们小区的居委和物业从4月中旬开始放松了对团购的备案,不再对我们小区属于管理的比较松散,尽管居委和物业也一直在强调“非必要不团购”,但是因为他们意识到没有能力给业主们想要的生活后,就对各种团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据我所知,这种小区并不在少数。

 

食物的问题其实不难解决,难就难在不是食物的物资。

上海各区的商务委从4月开始就公布一批保供企业目录,然后随时不断更新,这个名单涵盖了各区正在营运的连锁超市、各大电商平台、药店、加油站等居民急需的机构。从名单看,这些机构涵盖了吃喝拉撒的方方面面,能保证基本生活无虞。

但问题在于,生活不只是吃喝拉撒,还有工作。尽管居民隔离在家,但是很多工作上的事务并不会因此按下暂停键,很多重要性不亚于生活物资的工作必需物资并不在这个名单里。

我太太在5月份就遇到了一件闹心事,她笔记本的电源适配器坏了。适配器坏了,就没法给电脑充电,电脑就无法工作;而电脑不工作就意味着一切工作都无从谈起,毕竟居家办公的前提就是电脑和网络。尽管我家有几台电脑,但是却没有一台电脑能让她使用,因为基于商业机密和知识产权等因素考虑,他们公司只允许使用公司配备的电脑——这也是很多公司的规定,非公司配备电脑无法接收相关信息。

怎么办?我打了电脑厂家的维修热线,非常抱歉,因为疫情防控,该品牌不提供更换电源适配器的服务;而网上也没有尚在营业的电脑配件公司。这在平时只需要半个小时就能解决的问题,在静默期间的上海找不到一家能解决问题的的厂商。在上海的保供企业目录中,我找不到一家类似的公司,而各大卖场也找不到有相关的电源适配器可供出售。

最终我是怎么解决?在业主群。我在业主群发出求助,同一楼的邻居恰好有同款电脑,就把他的适配器借给我们。然后我的同事在朋友圈看到我的求助消息后,发了个闪送把家里闲置的适配器借给我。感谢我的邻居和我的同事,我太太因此避免了没有电源适配器而耽误工作的窘境。

幸好我太太只是电源适配器发生问题,如果是电脑出现故障,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事实上,不只是工作用得着的电脑属于非必要物资,就是生活所需要的电器也是非必要物资。

如果那几天你家的电器恰好坏了,那就是倒了大霉。此前我在头条问答中看到一个提问,“疫情隔离,冰箱坏了,怎么保存食物啊?”
 

最近这两年,“非必要不……”这个句式如此深入人心,以至于很少有人会怀疑这个口号的正当性。

根据我近三个月的居家隔离经验,非必要物资的范围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如果说在短期内只有食物是属于必要,但是随着时间的拉长,必要物资清单就会变得很长——几乎所有的一切物资都成了必要物资,以至于规定何为“必要物资”都显得非常荒谬。

5月份的上海,各小区里最紧俏的物资是打印机、打印纸和墨盒,因为居家上网校,以往学校发放的练习卷都需要在家打印,随之带来的是打印纸和墨盒需求的猛增。而随着季节更替,孩子们的衣服也成了必要物资,因为过了一个冬天和春天,去年的夏装与孩子们今天的身材实在是太不匹配了。

但是你也应该可以想象到,婴儿奶粉和纸尿裤会成为必要物资,但童装是不大可能进入必要物资的清单,而童装店也很难进入保供企业名录。

更为重要的是,经历了2个多月的居家隔离,很多个人和公司的现金流都出现问题,个人需要工作来养家糊口,公司需要开门营业来避免现金流枯竭而倒闭。众所周知,稳定的现金流是现代社会能持续发展的前提。

但不幸的是,工作恰恰是非必要。

 



推荐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