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蔚冈 > 知识产权保护的南通经验

知识产权保护的南通经验

 
2020年9月,中国南通(家纺)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接到权利人南通市通州区瑞麟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投诉材料,共涉嫌侵权的线上网店63家、线下商户28家(其中南通辖区内8家,河北高阳县20家)。接到投诉后,快速维权中心迅速在两周内对涉嫌侵权的63家线上网店发起线上投诉,其中28家网店立即停止侵权并断开链接,剩余35家网店停止侵权,并向权利人南通市通州区瑞麟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缴纳授权使用费36.2万元,获得外观设计专利授权。
 
涉嫌侵权的线下南通辖区内商户8家,其中7家商户立即停止侵权行为,1家商户(通州区川姜镇某家纺经营部)依然在生产涉嫌侵权产品。权利人继续对通州区川姜镇某家纺经营部进行投诉,在快维中心的调解下,通州区川姜镇某家纺经营部承认自己侵权行为,停止侵权并销毁相关涉案产品,赔偿投诉人南通市通州区瑞麟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1.8万元。
 
然而,快维中心的工作并未止步于此,因为通常大面积侵权销售的背后必然还有一条供货链。经过工作人员继续深挖,经过调查,他们发现涉案网店进货源都来自于河北高阳一个家纺集聚区,涉及企业多达20家。面对完整的证据链,这20家企业承认侵权事实,并以每件成品支付3元专利许可费的方式,与瑞麟家纺达成一揽子产销合作协议。为此,权利人南通市通州区瑞麟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共获赔38万元,并达成专利授权合作。
 
这次维权,只是南通(家纺)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的日常工作之一。为何称为快速维权中心?众所周知,知识产权纠纷维权存在着“维权举证难、周期长、成本高等问题”,广大中小企业无法负担高昂的维权成本。为此,国家知识产权局在面向县域产业集聚区产品更新快、对外观设计维权需求强烈的领域,提供集外观设计快速预审、快速确权、快速维权为一体的知识产权公益服务。以南通(家纺)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为例,传统上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知识产权纠纷在该中心已经实现线上维权三天处理结案,线下维权15分钟到场取证一周内处理结案的快速维权反应机制。
 
成立于2013年1月的南通(家纺)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在2020年受理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投诉案件503件,结案503件。该中心在做好抓好专利、版权执法维权的同时,还在外观设计专利、版权确权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仅在2020年,预审外观设计专利2067件,加快1140件,授权1140件。授权率为100%。
 
 
看到南通(家纺)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的介绍后,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南通家纺城能够在过去三十多年中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成为中国家纺市场的龙头市场。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有不少地方都出现过类似市场并曾兴盛一时,但多数是昙花一现,几十年如一日保持高增长的市场是屈指可数。南通家纺城之所以能够成为全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家纺市场,成功因素有很多,地方政府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知识产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制造业来说尤其如此。1992年,宏碁集团创办人施振荣先生提出的“微笑曲线”(Smiling Curve)理论不仅被宏碁接受,同时还被产业界接受并被奉为圭臬。该理论认为当前制造产生的利润低,全球制造也已供过于求,但是研发与营销的附加价值高,因此产业未来应朝微笑曲线的两端发展,也就是在左边加强研发创造知识产权,在右边加强客户导向的营销与服务。
早在十多年前,中国就已经成为世界的制造工厂,但是绝大多数的工厂因为缺乏知识产权和影响能力,只是处在价值链低端的生产制造环节,只能以价格战来进行竞争;由于价格战导致工厂利润稀薄,就没有能力进行产品研发和营销,如此反复就形成了恶性循环。中国早期的很多市场,因为对知识产权的忽视,一旦有厂家推出了创意产品,周边很多厂家就会一哄而上仿制,由于知识产权维权成本极度高昂,很多企业也就不愿意花大心思从事研发,这也是中国很多市场在八九十年代红极一时最终却长不大乃至消逝的重要原因。
 
在1996年之前,南通家纺城前身的志浩市场和国内绝大多数市场一样:仅有100多家布店,大部分经营的是单色坯布。众所周知,家纺行业不仅依赖优质面料,美观的花型更是产品最为抢眼的亮点。因此早期的南通家纺市场和其他城市的市场一样弥漫着花型翻版的抄袭之风。1996年,来自中国台湾的商人林氏兄弟带来的花型火爆市场,引来无数企业抄袭,刚成立不久的南通市版权局接到举报后,对翻版商户进行了处罚。
 
这样的纠纷在国内并不鲜见,纠纷解决了事情也就算翻篇了,毕竟知识产权纠纷是属于“民不举官不究”,但是在南通,这次版权纠纷却催生了一个新机构的诞生,并最终改变了当地家纺市场的走势。1997年,全国第一个基层版权管理办公室在中国南通家纺城的前身川姜镇志浩市场成立,负责对家纺产品花型的版权管理,健全了民事、行政、司法保护体制机制,扭转了市场交易秩序。
 
此后,全国首家农民花型版权贸易交易所成立,国内外的客商通过“花型电脑资料库”可以选购市场上万种拥有版权的花型款式。2008年,南通通州人民法院在家纺城专门设立了知识产权巡回审判庭,这是全国第一家设在市场的知识产权巡回审判庭,为当事人节省了时间和成本,司法保护强有力地为市场保驾护航。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南通的知识产权保护也在不断的更新迭代。最初的版权管理办公室仅限于市场内,随着电商的兴起,更多的侵权行为已经从市场内拓展到了线上。为此,中国南通(家纺)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与国内知名电商平台加强合作,重点加大电子商务领域知识产权执法维权力度。比如,与阿里巴巴合作开展电商专利侵权案件的移交处理、侵权判定等服务项目,做到移交案件48小时内处理完毕的快速维权服务机制;与天猫、淘宝、1688、京东、苏宁等建立维权调解沟通渠道。
 
持续的知识产权保护获得了丰硕成果。南通家纺市场迅速从众多的家纺市场中脱颖而出,家纺产品交易量迅速增加,由此催生和成就了一批具有鲜明版权保护特色的产业集群和专业市场,成功打造家纺研发、制造、物流、仓储、销售产业链,并促进了印染、印刷、旅游、服务业的繁荣兴旺。
 
统计数据显示,以海门叠石桥和通州川姜为核心形成的两大家纺市场在2020年实现交易额突破2300亿元。南通家纺在全国家纺床品市场占有率超过50%,成为全国最大的家纺类商品集散中心和流通领域的领先集群,产品还远销全球五大洲13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在官网上对知识产权保护与竞争关系有着这样一段论述:
 
“知识产权允许消费者在相互竞争的企业家和他们销售的商品与服务之间做出选择。因此,就确保差异化无形商业资产得到保护而言,知识产权在本质上是有利于竞争的。
 
没有知识产权,低效的制造商和服务提供商会试图模仿高效竞争对手的商品和服务来吸引客户。竞争对手将失去改进产品和服务或推出新品的动力。整个社会都会遭受损失。不过,知识产权仅在保护真正的差异时才会发挥确保竞争的重要作用。”
 
南通家纺城的知识产权保护给这句话下了生动的脚注,而南通也因此成为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调研的一个样本。2010年7月9日,中国国家版权局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在北京联合发布《加强版权保护对中国南通家纺产业发展的影响调研报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助理总干事克拉克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高度评价了“南通经验”:“南通家纺市场的成功经验说明版权保护可以有效促进地区经济发展,这一经验不仅值得中国企业和发展中国家借鉴,对于发达国家也具有重要意义。”



推荐 0